欢迎来到山界对俄网
收藏
位置:山界对俄网>情感>正文

崖城旧时光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7-15 15:10:03

崖城有一条老街,叫城东关骑楼街。老街左右两旁的三、四十余座骑楼参差错落毗连一起,一家一家的店铺前连廊连柱的长廊衔接出一个街区。我站在崖城老街的一端,能将这二百多米长的老街望穿。这条如今铺着水泥的路面,整天的汽车与行人行色匆匆的穿梭来往,而与这骑楼老街的过去时光的商业发达,人来人往,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的景况相比,已经让人徒增失落感。

据悉,经审理查明,2002年11月至2017年3月,被告人栾克军在担任张掖市副市长、市长,庆阳市市长、市委书记,兰州市市委副书记、市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在项目建设、工程承揽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他人所送现金、房产、车辆等共计折合人民币10765285元、美元110000 元、欧元 22000 元。

1954年,崖县人民政府从崖城迁往三亚镇后,崖城依然还以世代于崖城宁远河两岸居住的城东城西、水南,为谋稻菽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人为主体人口。崖城依然因了宁远河还保留着“东西水抱孤城小”的格局。在崖城人民的物质生活没有如今丰富的年月,在我年幼最初的感觉崖城并不美丽。崖城城内城外的土道上那一早一晚牛群出城回城捣起的泥尘土,与街头弥漫着雾气的晨光和斜阳西下的霞光满天相映成趣,成为这个古城特有的剪影。城内除了木屐“嗒嗒”敲击响街头,还有行人赤足行街。原先的南宋以及元、明、清几代修建的城墙早已是断壁残垣,废弃的城墙断砖瓦块全部倾入原先高高的护城墙下的河里。护城河已不成河,日积月累的淤泥杂物填塞满满,留下的是一条浅沟。随着雨水的到来,才注满的一滩水。古城里人家散养的猪牛,就与这滩水为伍。

我年少时爱光顾崖城城东关骑楼街的书店。书店夹在邮局与药材铺当中,是一个往里纵深窄小,采光很差的店面。书店的玻璃罩木柜,是公仔书摆放的地方,公仔书是我的最爱,如《小马倌和大皮鞋叔叔》《鸡毛信》《我要读书》《敌后武工队》《铁道游击队》《杨根思》,还有《红灯记》《智取威虎山》《沙家浜》《白毛女》,这些连环画曾经都给予了我深刻的影响,这个影响至深到如今,书店买书,成了我这辈子的一大嗜好。

花生米也是对于血管很好的食物,花生米中含有大量的不饱和脂肪酸,它可以将血管里的垃圾排出体外,让附着在血管壁里的毒素清理干净,使血液流的更加顺畅。

通过航拍镜头在500米高空可以看到,占地约300亩的农博园五光十色,激光打出的字幕照映在旁边的山体上,整个环境在夜晚里美轮美奂,令人流连忘返。农博园内不仅有灯光秀,百余种小吃美食也让大家垂涎三尺,儿童乐园内小朋友们尽情玩耍,欢笑声飘荡在夏日的夜空。

那时城东关骑楼街的原先店铺纷纷易主,成了公家创办的实体店铺。像邮电局、银行、中药铺、书店、理发店、五金店、茶馆、农具维修部,以及破铁废铜鸡鸭鹅毛药材的杂货品收购站等等,一家挨着一家。我的少年伙伴最爱往杂货品收购站跑,把攒来的鸡鸭鹅毛或者破铁废铜卖出去就有钱。杂货品收购站的一个高个儿男子,长着饭勺子般的长脸子上扣着一付老花镜,每当我们把一袋子的鸡鸭鹅毛,递送到柜台上,他把头一低,眼睛从老花眼镜片上,把我们逐个的神态审视了一遍,然后才伸手到我们的每一个袋子里抓抓捏捏一番。倘若不是晒干的鸡鸭鹅毛,他的嘴一努,那只伸向你的长条的铅笔,先就来到脑壳上敲上一记。他一点都没有暴怒的样子,而且像将军般的对他手下的士兵下令,赶紧把鸡鸭鹅毛晒干了再拎过来换钱,惹得同伴们哈哈大笑。

有一回,我在骑楼街将一个行人拦下来,询问他,街上原来有一家蒸粉的作坊现在哪个位置时。那人一脸的茫然。然而我自个就笑了,这个青年小伙子怎么识得这家作坊呢?这家作坊有一位老大娘,她是广东阳春人氏,曾经跟随丈夫闯北走南经商,后来在崖城城东骑楼街,置房产立家业,眼下子孙后代也该是满堂了。当然,这个老人一定是不存世了。可我有着一个迫切而强烈的愿望,欲立马重新走入这个骑楼下的作坊,作坊能唤起我对崖城从前旧往的记忆。真的,骑楼下,我仿佛嗅到了来自作坊的烟火气味和熟粉出屉蒸汽腾腾的香味,而且当年我和同伴经常出入作坊内,用大米换取粉皮,由此而结识了一位讲着白话的广东老大娘的情境,竟也变得如此真实起来,挥之不去。

从前的老街崖城人引以为豪。据说这得益于清康熙二十三年清政府宣布废除海禁,开海贸易。崖城人借助四通八达的海运,出海闯南洋,走外省,用毕生攒集的血汗钱,回乡建起南洋风格的欧式骑楼,让这个边陲小镇从此辉煌起来。崖城人“一铺养三代”的观念,让崖城东关骑楼街快速地发展起来,经营油盐烟酒南药材布匹建材打铁这样的铺子应有尽有。还有街上,东西南北来的生意人,已经财路通衢,财源广茂达三江,设会馆,沟通生意往来和联络乡情是必须的……时至今日,崖城老街上还保留着“打铁街”和“臭油街”街道名称。

郭宁宁(资料图)

岁月如白驹过隙,当年翩翩少年,已是两鬓斑白的人了。你们还好吗?我有了泪目的冲动。

在复古回潮的当下,小青龙用这首来讲述他的人生态度。“要潇洒度过我的每一天,把握最佳时间,烦恼要少一点;我想说,给未来的自己写封信件,填满美好心愿,一步步去实现。”歌词一如小青龙说唱音乐中绝对真诚的自我表达,他以绝对潇洒的口吻鼓励大家把握当下,不要让烦恼占据全部生活,即使在过程中会遇到许多藏于黑雾中的未知挑战,仍应怀抱洒脱态度定位好自我价值并一步步去实现。

图为人们参加“吟游诗人”游行活动。

再次,要敢于面对艺术创作上的难点。当前现实题材电视剧创作最大的难点,是如何将中华美学精神、中华审美风范与国际通行的表达方式结合起来,用民族化的艺术语言打造出具有独特个性和价值的作品,从而走向世界,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喜爱。宗白华先生曾概括说,中华美学有两种境界,一种是空灵之美,一种是充实之美,这两种境界在电视剧中如何体现?如果艺术家表现的内容过于空灵,难以抓住观众又该怎么办?再有,中华美学讲究意境,而意境在电视剧中应该怎样表现?还有,中华美学讲究天人合一、含蓄蕴藉,而电视剧要追求戏剧冲突的极致化,怎样把这两种因素在作品中和谐地统一起来?这些课题不仅需要从理论上加以分析、概括,也需要艺术家在实践中进行探索。

百年过去了,古城这个最后保留的历史意义的商业见证,曾经激荡过崖城人心灵、铭刻着崖城人风骨的民国骑楼,如今在新建筑中夹缝生存。

在我年幼时就时常跟着母亲从宁远河对岸的南滨涉水过来到崖城,买家用的日用品,还能得到一碗汤粉,这碗汤粉充实了我的童年和对那个拮据的年代的记忆。后来,少年的我经常约上伙伴,到这个古城里的长长的街道,在骑楼下的连廊连柱的长廊来回穿梭。这样的鳞次栉比的铺面竟也熟悉于心,即使迷住双眼也不会走岔道。

作为加拿大的大城市之一,温尼伯不乏适合旅行者感受的当地文化。例如这里历史悠久的The Forks仓库就变成了商店和餐馆,还有宽阔的户外空间用于夏季节日和音乐会。

老街,骑楼,在沧桑岁月中,犹如窖藏的老酒,愈老愈有味道……

崖城,是古城。有着两千多年文字记载历史的古崖州名城,在历史上一直是海南岛南部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中心和军事重镇。

用夸张言辞“吓唬”股市投资者,只是特朗普竞选战术的一种。可以想象,随着竞选逐渐白热化,更加夸张的战术他都将使用。那么,他能做些什么?

019年06月16日,中国哈尔滨,第六届中国-俄罗斯博览会暨第三十届哈尔滨国际经济贸易洽谈会上,展出了我国自主研发的水上飞机AG600模型。

救灾物资运输车辆司机支付的185元过路费并不算多,在该收费站的收益总额里不值得一提。不过,这恰恰反衬出高速收费的不近人情。救灾车辆运送是公益爱心,向其收费,对慈善公益是赤裸裸的讽刺。救灾是考验地方应急机制和动员能力的关键时期,对救灾车辆不予免费通行的事,换个角度来看,也可以看出当地应急能力的不足。一方面,救灾捐助办的放行文件被高速公路收费站直接无视,说明在救灾工作上,部门之间缺少协同性,收费机制过于僵化;另一方面,收费站表示“未接到通知”,也折射出信息传达的滞后,与救灾所要求的快速反应严重不匹配。所以救灾车辆免费通行的政策,的确有必要在全国层面进行明确的统一规定。

然而面对着日新月异的社会发展,精明的崖城人,已认识到老街、骑楼,这方寸之地的重要性,为了继续发挥百年骑楼商住功能,已开始着手对骑楼修复。

山界对俄网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