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女作家残雪成诺贝尔文学奖热门:被称为“写作女巫”,说一口

温家宝:今天的《妇女日报》/凤凰网记者张秋英

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最终结果将于10月10日晚公布。对湖南的许多文学爱好者来说,这些天似乎有点焦虑。焦虑的原因众所周知:湖南女作家残雪能获奖吗?

然而,在英国作家尼西亚罗德(nicerodds)给出的2019年文学奖预测名单中,中国湖南作家残雪赫然在列,并与加拿大女诗人安妮·卡森、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肯尼亚作家恩吉古尔·瓦天戈和俄罗斯作家柳德米拉·乌里茨卡一起成为最受欢迎的奖项候选人。

事实上,残雪已经不是第一次接近诺贝尔奖了。早在莫言获奖的那一年,就有五六家外国媒体预测她很快会获得诺贝尔奖。

然而,那些处于舆论风暴中心的人,恰恰相反,云是轻的,风是轻的。10月7日,残雪在接受《今日女性日报》/凤凰网记者采访时说,“我不太在乎这个奖项,甚至上一届诺贝尔奖也没怎么关注。”声音的另一端是我们熟悉的长沙“塑料普通话”。

也许正是因为残雪独特的写作特色和独立低调的生活方式,残雪给圈内和圈外带来的总是一个蒙着面纱的神秘女人。文学界对她的传说甚至有点荒谬。有人说她已经在美国住了很长时间了。有人说她在农村长大,熟悉各种民间“迷信”...事实上,她多年来一直在云南平静地写作和学习,童年和青年时期都在长沙度过。特别是,当我们走近她,听她说话时,我们逐渐发现这个传说中神秘女作家的特点其实是大家都熟悉的“湘味”。

一张残雪的近照。(由受访者提供)

残雪可能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传出后,一些人虔诚地祈祷,但更多的人问,“她是谁?”

残雪,真名邓晓华,1953年出生于长沙。他第一次出版他的小说是在1985年1月。到目前为止,已经出版了600万字的作品,包括散文、小说和哲学作品。代表作有《山上的小屋》、《黄泥街》、《老浮云》、《五香街》和《最后的情人》。最新小说是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大地母亲的礼物》。

虽然许多人不熟悉残雪,但她是海外翻译出版最多的中国作家之一。她的小说已经成为哈佛、康奈尔、哥伦比亚等美国大学以及日本东京中央大学和国立大学的文学教科书。她的作品多次入选美国、日本等国家的世界优秀小说选集。残雪也是唯一获得美国最佳翻译图书奖的中国作家。她还被英国独立报纸提名为外国小说奖候选人。她已经入围国际布克文学奖和美国新斯塔特文学奖的入围名单。

然而,在国内文坛上,“少数民族”40多年来一直是残雪创作的标签。这个标签的另一面是其作品的模糊性。梦游一般的叙事结构,魔幻的故事背景,混乱,有些读者睡着了,有些读者哭了。这构成了它有争议的来源,一些人称赞它,另一些人斥责它。一方面,作品被广泛翻译并在国外出版;另一方面,在家里很少有人知道他们。

自从1985年开始写作以来,太多人问她,你在写什么?所以她必须拿出钥匙来解释她的文本哲学。

哲学是阅读我作品的密码。残雪认为,哲学和文学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真正的高层次文学应该是哲学和文学的统一。也就是说,我不仅需要哲学思维和逻辑能力,还需要文学想象力,我两者都有残雪自信地说道。

残雪的小说场景既不是源于实践经验,也不是单纯的叙事。"我希望事情是这样的,我不是现实主义写作."残雪解释道。在许多公开的文学讨论场合,她甚至谴责那些直接以实践经验写作的人,认为这是肤浅的写作。她小说中的人物浮夸、幽默、夸张,尤其是女性,“和大多数湖南女性一样,她们一针见血。”残雪微笑着。事实上,她把自己内心的“我”变成了无数的成员,让他们在特定的气氛和场景中争吵和辩论,最后想出了一个真理。"毕竟,这仍然是哲学."

对哲学的偏爱始于残雪的少年时代,那时哲学非常热。青少年津津有味地阅读《资本论》。"我现在66岁了,我又开始写哲学了."不久前,她还在德国哲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康德和胡塞尔的长篇讨论。他们受到许多哲学学生的欢迎。

“我还打算写一本非常大的哲学书,叫做《物质的崛起》,正在出版的只是材料。”她说小说只是她写作的另一种形式。

这种“实验文学”并非残雪独有。事实上,实验文学存在于世界各地,甚至广泛存在于戏剧、音乐、美术等文学艺术表现领域。然而,这类作品的统一必须面对一个问题:"读者在哪里?"

“我有很多读者。”残雪回应道。在中国,他们大多是读过文学经典和哲学经典的年轻学者。“有些人很年轻,只有20多岁!”残雪笑道:读完豆瓣小说《黑妈妈的礼物》的评论后,残雪暗暗觉得自己已经和几个读者达成了默契。

“写女巫”是残雪的另一个标签。当记者问她是否同意这个身份标签时,她想了一下,然后回答说:“我出生在长沙。湖南文化当然对我有着深远的影响,但这种影响是在我的血液里,而不是许多批评家强迫建立的那种联系。”

残雪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的父母在《新湖南日报》(现称《湖南日报》)工作。他的父亲也曾担任总统。当我在小学的时候,我的家庭经历了两次连续的变化。一次是在1957年,当时他的父母被打偏了。好不容易摘下帽子,文化大革命又开始了,全家人都被赶到了农村。只有她留在长沙,在牛棚里给父亲送食物。

因为家庭组成不好,学校同学总是欺负和歧视她。她一和父亲讨论,就在小学后停止上学,在家自学。在阅读东西方经典文学的同时学习哲学和理论的习惯一直延续至今。

岳麓山下的两个十平方米的小平房是她小时候住的最多的地方。“房间里很暗。在全家离开长沙之前,我的父母住在前面,我和我的六个孩子在祖母的带领下住在后面。”

奶奶对她影响很深。"她吃苦耐劳,能讲很多故事,擅长幻想。"残雪说道。她曾在文章中深情地回忆道:“奶奶年轻时一定是个漂亮的女人。她的牙齿又白又壮,而且她能剪断细线。她非常坚决,但她的全身总是笼罩在神秘的气氛中。她睡着后会突然醒来。这只猫会用它的腰听到一种未知的异常声音,并会用它手中的棍子拨出响亮的声音。”

一些读者认为这是残雪作品中神秘的根源,但残雪自己认为,“当然神秘存在,但我更倾向于将其现代化。”她把这种现代化描述为一种中国特色——关注物质生活。"西方人主要信仰宗教,但我们的中国哲学强调日常生活和品味."她说。“如果你想给这个中国特色添加一个关键词,那就是人生哲学。把每天都当作理想来生活。”

“五香街”是残雪两性观的表达。即使现在,80年代的作品仍然是前卫的。

在小说中,出现在武乡街的x女士大胆地跳上桌子,在空中发表演讲,并在武乡街的人群中谈论性别问题。然后是来自群众的各种评论。这些评论既幽默又夸张,但也很熟悉。

"一个女人怎么能在公共场合大声要求隐私?"

“她让我们心痒难耐。我认为她是一个伟大的心理学家。”

"她对我说了这些话。"

……

残雪比书中的情节更直接,直率地解释了这一场景的表达意图:“满足自己就是性。这种满足是精神和身体的融合。性能最好地解释一个人的自由,尤其是对于受压迫的女性。”

奇怪的是,当残雪刚刚从小学毕业,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工人和裁缝时,她并没有这样前卫的女性观。这个概念会给她早期的无赖带来什么?

“他们都说我是个怪人”残雪总结了他年轻时受到的冷遇。广泛阅读中西经典是她性别观念的来源。"我的世界观早在写作之前就确立了。"她说。

这一次残雪成为了诺贝尔奖的热门候选人,这使得人们不得不关注她的女性作家身份。记者问:“你认为40多年来中国女作家在文坛的话语权有什么变化?”残雪的回答很简单:“不”

在残雪看来,文学界似乎有些看不见的东西,例如,一些作家认为出名是“被别人羡慕”。因此,中庸占了上风。“你不了解文坛,很多人都向别人说好,似乎能够保持自己的地位。已经有地位的人应该保持他们的地位,而没有地位的人应该想办法获得评价并爬上去。”残雪认为,这种现象直接导致女性创作缺乏独立性和不足。大多数创作都集中在“小情绪和小悲伤”上,而在真正的理性和独立上没有质的突破。“当然,有些中国女作家已经相当传统,认为没有必要突破。”——60多岁的残雪谈到女性写作,对当前的种种弊端直截了当,他不得不让我们感慨:她的确是我们湖南的妹妹,充满了辛辣的味道!

编辑: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