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然一体的乡村进行曲——扶贫笔记40

雨下得很大,我们几个人撑着雨伞沿着乡间小路匆匆前行。现在,于颖村发展很快。新路面在雨中闪闪发光。道路两边的气味是山的气味。树、草和花都闻到了新鲜的香味。田野在笑,尤其是玉米。有些“笑”弯了腰。雨在雨伞下咚咚作响,这是乡村交响乐中最生动的部分。

走在路上,穿过村里的小巷,我看见县委书记赵振清背上的白衬衫在我面前湿透了。风来了,雨变得倾斜了。赵书记对此一无所知。他只是在这个雨天在村子里小心翼翼地问。立卡档案中贫困家庭的答案和院子里的雨水构成了农村工作的行进。

穿过玉米田后,沿路有一个院子,有高墙和整齐的蔬菜。陈光春的家已经脱贫。陈光春,男,1979年出生,和他的妻子王雪莲,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陈继勋,他们已经进入高中一年级。他的女儿陈雨涵在迎春幼儿园,很快就要去上一堂大班了。起初,她因为学习而贫穷。

当信息变成现实,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展现在你眼前时,我们总是会感到震惊,被平凡所震惊,被平凡所震惊,被离我们如此近的生命所震惊,被我们自己所震惊。因为在雨天与这个家庭的“相遇”,一种融合的感觉让我多次去他家。王雪莲站在珠帘前和我们聊天。她的肩膀上有一颗珠子。谈到那些日子的贫困生活,她说得非常真实,但也非常生动。我很少听到这样的对话,我们可以亲自出席。她说,当她的小女儿出生时,她的大儿子在一个下雨的早晨去上学,在饭盒后面带着一把雨伞在雨中消失了。非常精彩。我们既有同感又有味道:饭盒里的粉丝爬到了米饭上。

县政府指派陈光春担任护林员,年收入8000元。同时,他享受兴春和600元的一年奖金。这个雨天陈光春不在家。他经常在外面打零工。谈到工作,王雪莲其实可以说几句关于市场需求和企业发展的话,很简单,“国家发展得很好,我们的生活也很好。”外面的雨“更加焦虑”。陈雨涵还在幼儿园的房间里,非常舒适地享受着她的假期。她双手撑在沙发上,往后靠,双腿伸直,嘴里叼着零食,兴致勃勃地看电视,不关心我们。

走出陈光春的家,跟着秘书赵振清,然后在雨中走进了“温暖”的家庭。坐在房子周围,每个人都听着贫困家庭的声音,询问他们的困难。赵书记站在山墙后面,指着山墙,询问了危房改造的情况。走过泥泞,看到一排排牛棚后,赵书记询问牛奶的产量。秘书手里拿着一个碎玻璃,握住了老人的手。门外靠墙的一排排雨伞静静地听着窗外温暖的话语。

我在雨中静静地接受了乡村风味的洗礼。刚才的情景,随着雨声一个接一个地向我袭来,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涌上心头。扶贫、干部、山区、村庄、门框、群众、草、玉米雨珠、芹菜、水箱、农民冰箱、现代元素、农村风俗,这些都在这个时候自然地融合在一起,打破了一些人来这里之前一些不健康现象的僵化和隔阂。工作和生活,生活和理想,干部和群众,成人和儿童,现在和未来,你和我不再是孤立的,不再是两层皮,不再是分离的,而是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自然地融合在一起

正如前几天我意识到的:事实上,我不仅在教育我的孩子,也在教育我自己。事实上,我不仅和我的孩子一起长大,也在和自己一起长大。事实上,我不仅是为了生活而工作,也是为了工作而生活!

(作者简介:杨逸风,人民日报总编辑,海外总编辑副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河北省滦平县常委、副县长。)

五分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