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书荒”到“书海”,不得不说说这个“748工程”

在中国印刷博物馆展厅的显著位置,有《经济日报》1987年5月21日出版的最后一期铅字排版和1987年5月22日出版的最新一期激光排版,这已成为中国印刷出版《告别铅与火,迎来光与电》的重要展示。

这与“748”项目密切相关。“748”项目于1974年8月经周恩来总理批准,国家设立为“汉字信息处理系统工程”研究项目。作为首席技术官,王选成功开发了中文计算机汉字激光排版系统,为汉字信息处理增添了翅膀。

最重要的是,748项目使计算机能够识别和检索汉字,为汉字信息技术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汉字是几千年前读者通过古籍与古人交流的桥梁。汉字是中国印刷出版的独特价值,中国文化和中华文明因汉字而延续了几千年。中国印刷出版是中国文化的重要载体,其特殊使命是继承和发扬中国文化。

△孙林宝,CPPCC国家委员会委员,中国印刷博物馆馆长

革命战争时期,书籍、报刊在宣传真理、引导群众、动员群众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为此,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三天,全国新华书店出版大会于1949年10月3日召开。毛泽东主席为大会题词“认真做好出版工作”,表明当时中央政府是多么重视出版工作。改革开放之初,党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强出版工作的决定》,如“双百”方针(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两个方向”(为社会主义和人民服务)、两个效益(社会效益第一,兼顾经济效益的统一),仍然有效地指导着我们的出版工作。随着1990年新中国第一部著作权法的诞生,国务院于1997年颁布了《出版管理条例》,开启了出版法制化的进程。2003年,开始实施出版社企业化改造,激发活力,日益走向世界舞台...改革开放后,中国出版业蓬勃发展。我们仍然不能忘记出版的天职:记录历史,传播知识,传承文明。

我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为了买一本改革开放之初我心中钦佩的书,我仍然记得手里拿着省下来的饭钱站在新华书店门前排队的情景。我的书架上还有一些当时买的名著和一本小册子《如何快速书写笔形》。除了阅读,我还阅读报纸,其中大部分是《人民日报》的地球增刊。著名作家写的短小优美的文章对我有很大的帮助。那个阶段对知识的渴求和补充影响了我至今——目前,我主持中国印刷博物馆的工作,对写作仍有很高的要求。

现在,当我再次去书店的时候,我觉得眼前充满了美好的事物,丰富的品种,甚至是一种我无法开始的幸福迷题。从“缺书”到“书海”,我们不得不说印刷是有贡献的,我们不得不说与“748工程”有着密切的关系。

我记得有人说过,1400多年前中国印刷术的发明不亚于当时互联网的出现,对我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如何讲述一个关于中国印刷出版的好故事也成了我们的使命。不久前,中国印刷博物馆主办了第一届印刷出版文化国际会议,邀请国内外印刷出版界的专家共同探讨浓缩在印刷出版行业的文化,以及如何带领各国人民在印刷出版的贡献下取得更大进步,让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能够在印刷出版行业生根发芽。当然,这只是开始。我们将不断总结经验,丰富平台,为人类大家庭的美好未来贡献一点坚实的力量。

作者:孙林宝

安排:张莉

编辑:魏新瑞

审计:周加加

内蒙古11选5 nba比分下注 500万彩票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皇冠体育 北京28购买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