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升序傅高义《中国和日本》︱“对不起”与“谢谢你”

《中日交流:1500年历史》,傅高义著,生茂译,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编辑部译,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19年10月出版。

当我还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历史系的博士生时,我听到傅高义教授在我们学校发表演讲。那是2012年2月,在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邓小平与中国的转型》后不久,他演讲的题目就是题目。晚上,我们研究东亚的学生和访问学者也被告知,傅高义教授希望明天早上抽出时间来见我们。当时,中日关系因钓鱼岛争端而处于战争状态。会议期间,一位日本访问学者向傅高义提议,日美应该联合起来应对中国的崛起。因为话题涉及中日冲突,发言人很生气,会议室的气氛有些尴尬。傅高义立即转移了话题,他的脸上似乎有点生气。我一直记得他当时的表情,我很好奇他对中日关系的看法。直到我翻译了2019年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新书《中国和日本:面对历史》,我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反应。

中国和日本是一本充满善意的书。一位自认为是中日共同朋友的美国人对中日矛盾的加剧感到悲伤,希望化解双方的误解和敌意。为此,他花了七年时间,查阅了大量资料并写了这本书。今天,许多人主张中日和解,但和解的基础不应是忘记历史或保守过去的秘密,而是从一个新的和建设性的角度看待中日之间的历史。傅高义教授的书是一个重要的尝试。

这本书考察了1500多年的中日关系。这本书由12章组成,从明仁天皇于593年接管日本大和政府时对中国文明的介绍开始,并继续谈论当前的中日关系。在当今这个强调学科分工、鼓励狭隘和深入学习的时代,讲述如此悠久的历史对任何学者来说都是一个挑战,傅高义教授也不例外。虽然他是为数不多的精通汉语和日语的学者之一,对中日两国都进行了深入研究,发表了《日本第一报》、《邓小平时报》等重要著作,但他仍然需要研究很多其他人的研究。整本书聚焦于近代中日关系,但当傅高义给我们一个1500年的远景时,读者会发现和平与合作在大部分时间里是中日关系的主流。无论中日战争有多残酷,一千多年来,这只是一个瞬间,不足以界定两国关系的历史。

1500年来,中日交流一直是两国关系的主流。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尤其是邻国之间的关系,往往很复杂,充满怨恨和怨恨。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历史学家在写历史时应该强调什么?傅高义强调中日在主要空间的三个深入相互学习时期:从600年到838年,日本学习了中华文明;从1895年到1937年,中国学习了日本的西化经验。从1978年到1992年,中国得到了日本的技术支持和经济援助,以发展其经济。如果中日关系的主轴是深入学习,那么中日关系的历史就不是一部“仇恨史”,而是一部互利、互利、互助、互助的历史。由于这些深入的交流,中国和日本有着共同的文化和历史。这一特点也使两国人民更容易感到彼此亲近,甚至有相互欣赏的感觉。傅高义指出,当西方人与中国人或日本人交往时,这种感觉很难产生。显然,这本书的目的是强调,在看待中日关系时,我们应该更多地强调彼此的相似之处,而不是不同之处。中日历史上的亲密感是中日友谊的基石。

哈佛大学社会学荣誉退休教授、傅高义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前主任亨利·福特二世

这本书突出了历史偶然性。中日和解无法逾越的一个障碍是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战争。那么,日本是如何走上战争之路的呢?许多中国人认为,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是有计划的,有周密的计划,并逐步实施。有人甚至认为日本人经常在文明行为背后鞠躬,事实上,隐藏着邪恶的本性。在明朝,日本人曾经是“日本海盗”,烧杀抢掠,扰乱了中国的海岸。毕竟,日本敌人就是日本敌人。即使在20世纪,也很难改变它嗜血的本性,发动侵略也就不足为奇了。然而,傅高义强调,日本入侵中国可能没有精心设计的计划。明治天皇去世后,曾经统一中国和日本的各种制度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两个国家都无法重建一个有效而稳定的政治体系。当中国被军阀分割时,日本的政治权力也被士兵窃取。日本政府无能,其士兵不受东京的控制。他们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到1931年底,日本人民的反华情绪变得异常激烈。即使关东军占领了满洲,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军事教条,人民也很高兴并继续支持它。政治混乱、军事不服从和人民的非理性,加上日本严重低估了中国人民的抵抗决心,最终导致日本走上了永恒战争的道路。当我们把中日战争“本质化”并认为这是日本人的“本性”时,那么不仅战争无法避免,仇恨也无法化解。历史偶然性强调“机会”、“变化”和“不必要”。战争与各种因素巧合造成的事故有关。事先没有计划。日本军队在战争中犯下的暴行也暴露了他们的困境。

《中国与日本》英文版,贝尔克纳普出版社,2019年7月

除了创新的视角之外,该书还广泛借鉴了英、汉、日文学的相关研究,力求让不同的声音进入中日关系的历史话语。对于中国读者来说,这是一个了解非中国人,特别是日本人对中日关系历史看法的好机会。除了开阔视野,它还可能产生“对理解的同情”。傅高义表示,中日关系今天已经进入“新时代”。自近代以来,它们主要由日本主导,并由中国主导,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日实力转移后,我们应该如何相处?一些西方学者生动地将今天的中日争端概括为两个词,即“对不起”和“谢谢”。中国一直指责日本说“对不起”太少,不够真诚。另一方面,日本认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从日本获得了大量的经济援助,这导致了后来的经济奇迹,但从未充分表达过感激之情,也拒绝说“谢谢”。由于中日矛盾植根于对历史问题的理解,傅高义对中日关系1500年历史的新阐述可能会促进和解和相互尊重,从今天的“冷政治热经济”到“热政治热经济”。

虽然这本书是一部扎实的学术著作,但目标读者不是专家,而是对中日关系感兴趣的普通读者。在写作中,作者也为此进行了精心的安排,如不使用术语和理论,讲更多的故事,用更少的笔记,详述中日之间的重要问题,以增强现实感。因此,在翻译过程中,我尽最大努力保持英文原著的特色,使中文版本清晰易读,力求历史事实更加准确。

五百万彩票网 彩票开户网 幸运赛车 吉林快3